原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来接乡村电影下一棒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1:21 阅读: 来源:原汁机厂家

太阳还没下山时他就得出发,人们睡觉了他才能回家吃饭。他怕风怕雨怕出事,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对电影的热爱和对村民的责任。

已经七十多岁的滚叔每个不下雨的晚上,都奔走于开平的乡村之间,每个月为村民送上一场免费电影。在当地,电影不仅是村民的一种娱乐方式,更是一个宣传平台。

全省像滚叔这样的乡村放映员不下千人,他们大部分都年过五十了。怀着对电影的热爱,他们在夕阳西下后,还在发挥着最后的余热。

放电影时打麻将的人就少了

“现在留在农村的都是些老人、小孩,睡得早,电影放到最后基本就只剩几个人看了。今晚因为是战争片,村民喜欢看,打麻将的人也少了,所以留到最后的人才多一点。”

11月26日下午五点左右,开平市电影发行放映中心的放映员陈永滚就惦记着当晚的电影了。他放下手头的事情,匆匆赶往放映中心,和司机一起把一堆设备装上了车,前往开平市长沙镇南溟村。

陈永滚今年75岁,放了45年电影,按他的话说就是半辈子都在和电影打交道,大家也都喊他滚叔。

滚叔来到南溟村祠堂前,他拿出一块幕布,四个角拉好线,把两条线绑在两边摆好的音箱上,另外两条线固定在屋檐两角,小山村里房子都很矮,布幕中间必须用竹竿撑住才能架起来。下午六点左右,粤剧《六月飞雪》咿咿呀呀的唱起来了。村长赶紧把祠堂门打开,好让村民进来搬凳子坐。不一会儿,吃完饭的村民们三三两两地来了。天有点凉,老人家都带着毛线帽,牵着小孩,摆好长凳坐下认真地看起来,不爱看粤剧的小孩们在周围嬉戏打闹。

看见陆续赶来的村民,滚叔脸上有了笑意。在乡下流动放电影的岁月里,他走遍了开平226个行政村,2000多个自然村,每条村的路都熟记于心,人们笑称他是“开平活地图”。他热心地向笔者介绍他的放映“装备”:扩音器,影碟机,播放器,投影仪,遥控器,加上两个音响,一块布幕。“影碟机是用来放光碟的,数字电影的话就刻录在卡里用播放器看。机器还装有发射器,省里能直接监控有没有按计划放电影。”滚叔指着闪着光的信号灯说道。

粤剧放完后本应接着放《澳门风云》,“放打仗片,打仗片好看!”被村民这么吆喝后,滚叔拿起遥控器点了部《刘老庄八十二壮士》。电影里轰隆的炮火枪声很快吸引了更多人,有中年人骑着自行车过来了,路边聊天的也都把凳子搬过来坐在荧幕前,小孩也开始坐下来认真看了。笔者在村里转了一圈,发现几家正在打麻将的人也把麻将收起赶过来了。

怕风怕雨怕出事故

三、四月份天气冷,下雨,六月份七月份雨水多,夏秋季节农民农忙没时间看,天冷了人们又不愿出门。天气热的时候看电影的人才多起来,10、11月天气好雨水少,这时放映中心便抓紧排好期尽量多放。

开平市电影发行放映中心有8个放映队,总共20多个放映员,其中16人通过省里的培训拿到了放映证,滚叔是年纪最大的放映员。“到了放映的时间,八队齐出,出去时一般每队2-3个人,必须得保证有一人会放电影,一人是司机,有时一个司机还负责运送两台机器和两个队的来回接送。”滚叔告诉笔者,“我们放映员有三怕,怕风怕雨怕出事故。”

“一个月能放多少场得看天气。由于幕布一般搭在户外,下雨或刮大风放映计划便泡汤了,租车钱200元也白花了。如果车跑到山里才下雨,不能放电影,车钱还是得照给,远一点的地方跑两天费用还翻一番。”开平市电影发行放映中心的经理司徒健明感叹道。

不下雨的话,作为总指挥的滚叔,早上八点多起床后就会开始当天的布点。他必须掌握每个点怎么布置才能相互照应,必须预见每个村的情况怎么样,村里哪些人比较“难搞”,要注意什么事,遇到地方不熟的他还必须提前去踩点摸清路线。定好点后与村干部联系好然后才能一一安排下去。放映当天他会再次确认。下午4、5点,安排好的8个放映队全部集中从电影中心出发,出发的时间也很灵活,一般夏天会晚一点,冬天早一点,放映的地方远一点的也会提早出发。

相比大自然的风雨,下农村放电影更怕的是出事情。“安全不好做,每晚我都怕接电话,因为一有电话大都没好事。好在电影放映了这么多年了,安全事故一个也没发生过。”司徒经理自觉庆幸。

司徒健明告诉笔者,由于开平电影放映中心改制做得比较成功,一直是全省的先进。到11月底,开平电影发行放映中心基本完成了省里交代的放映任务。合计下来今年总共放了2830场,其中2712场是在村里放的,每个村民每月至少都看到了一场电影;118场是送到工厂去放的。

站好最后一班岗

“如果不是出于对这个行业的热爱,我们坚持不到今天。电影是不会消亡的!我们现在还能做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司徒健明说道。

这是一群平均年龄50岁以上的老人,许多头发都花白了,为了让村民每月能看到一场电影,他们成天奔波在乡间小路上。“以前开平电影队有200-300人,每个镇都有十几个放映队。那时一放电影附近村的人都会跑来看,人山人海,很有面子。现在放电影还得找人看,最多也就是两三百人。”滚叔说。

“以前放电影的时候村里人会邀请我们去吃饭,现在再也没人会叫你去吃饭了,有人理你就好了。”滚叔尴尬地笑笑。由于长期吃饭不定时,放映队里80%的人都有胃病。

“如果不是出于对这个行业的热爱,我们坚持不到今天。电影是不会消亡的!我们现在还能做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司徒健明说道。

晚上十点多回到县城,笔者与滚叔等人一起到大排档吃晚饭。聊到目前乡村电影的困难,他们介绍,一个月前省政府有关部门刚来开平调研农村电影放映情况,对开平的做法给予肯定,说电影下乡还要坚持下去,但方式上可以考虑改革。

滚叔等放映队员认为,当下还有几个问题亟待解决:首先是片源问题,必须拿出观众喜欢的片子,现在片源不理想,如果能把选择权交给放映队会更好一点。设备也不是很好,电影发行部分跟不上。目前整个江门放映队都是从广州某公司拿片,受版权限制,片源比较单一;其次是资金问题。按一场电影成本350元计算,仅开平每年就共需资金99.05万元,其中省里补贴58.345万元,江门市里补贴9.415万元,开平市负责31.29万元,但是除了县级资金外,其它补贴金“姗姗来迟”。由于资金未能及时到位,笔者了解到,放映队的员工已经两三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公司资金周转很困难,很多事都不好办。三是队伍的老化问题也很严重,工资低还要晚上工作,年轻人都不肯做。

然而,最令滚叔忧心的是:乡村电影的下一棒该谁来接呢?(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杨丽霞)

内蒙古西装定制

甘肃设计工作服

雅安设计工服

常德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