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来拉中国好人一把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0:38 阅读: 来源:原汁机厂家

瓜田推荐辞:这是一篇关于“好人”谈方的报道。谈方是广州一所大学的党史教授。他决心扭转“好人没有好报”的可怕逻辑,建立起“中国好人网”和“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他要给彭宇和许云鹤等人发奖金。瓜田真不知道彭宇案、许云鹤案的判案法官会有什么感想。这些法官为当事的老人挣到了一点不光彩的利益,却让成千上万的跌倒的老人丧失了被救助的机会。我们感谢谈方,他的“搀扶老人基金”把几个法官造成的巨大损失逐渐挽救回来。否则,在中国老人跌倒了没人救助,蒙羞的就不只是那几个法官了。谈方的成功经验有一条不要忘了:做好事要跟政府联手,否则你走不远的。这就是中国国情。

中国好人网已颇具规模(截屏图)

“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以下简称“搀扶基金”),让谈方和“中国好人网”(下简称“好人网”)火了。

最近,谈方和好人网的团队在四处打听南京彭宇的下落,打算奖励他搀扶老人的行为2万元,“我们还要奖励天津许云鹤搀扶老人的行为1万元,并为他准备好了10万多元的赔偿金”。

从2008年5月19日好人网成立至今,谈方和他的志愿者团队,已经努力了三年有余。最近,他们将迎来好消息:预计今年底之前,好人网将成为广东省民政厅注册的合法NGO(注:非营利性组织),并获得民政部许可的募集慈善资金资格。

和民间众多NGO不同,好人网和政府的关系甚笃,15个厅级单位是他们的合作单位,民政部、省民政厅的有关部门都支持他们尽快取得身份,好人网还是广东省优质课程的辅助网站……从1986年便担任党史老师的谈方说,好人网团队推公益,用的是“巧劲”,“找老百姓、政府和NGO共同关注的点来做,社会效益才会好”。

搀扶老人有基金护航

2009年10月21日上午,天津市民许云鹤驾车时,看见王老太由西向东跨越路中心的护栏,之后王老太倒地受伤,因为搀扶王老太,许云鹤被起诉为肇事者。今年6月16日,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就此事作出判决,许云鹤被判赔108606元。好人网近日联系上许云鹤,表示愿意替他支付全部赔款,并奖励他1万元。

今年3月5日学雷锋纪念日,作为好人网的一个专项子基金,搀扶基金正式成立。基金的目的很明确:为勇于搀扶老人却被冤枉者提供免费法律援助,必要时还会提供经济帮助,化解因搀扶老人而带来的官司和赔偿的风险。

除了已经联系上的许云鹤,搀扶基金还在找另一个因搀扶老人而身陷官司的“名人”彭宇。2006年11月20日早晨,一位老太在南京市水西门广场一公交站台等83路车。人来人往中,老太被撞倒摔成了骨折,鉴定后构成8级伤残。老太指认撞人者是刚下车、后来扶起她的小伙子彭宇,并索赔13万多元。2007年9月4日,鼓楼区法院一审宣判,在无明确证据的前提下,判彭宇给付受害人损失的40%,共45876.6元,2008年,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达成和解协议。

这是一个已经过去3年的案子,但搀扶基金的财务基金管理小组还是共同决定:找到彭宇,奖励他2万元。

谈方说,他已经拜托近20家媒体找彭宇。他认为,个人和组织一时的委屈和过错是难免的,但希望社会通过对彭宇的帮助,把彭宇案从现在作为“好人没好报”的负面典型,变成“好人终究会有好报”的典型。

好人蒙冤杀伤力太大

无论是搀扶基金,还是好人网,其目标都是帮助好人中的弱势群体。为什么要锁定这个人群?

谈方说,那是因为不愿意看到做了好事的人反而受到伤害。

“好人反受委屈,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只要发生一起,犹如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对民众道德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他解释说,“搀扶基金的出发点是:只要你出手搀扶而陷于风险,不管被判定为肇事者或者不是,我们都要奖励。我们从社会角度出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这些好人,希望扭转这些案例带来的负面影响。”

谈方不赞成很多国人“说慈善唯NGO,说慈善唯发达国家”的观点。他认为,西方发达的慈善观念确实好,也应该学习,但是,国外也有存在缺陷的地方。即便把国外的慈善文化拿到中国来,也应该中国化。

“中国本来就有很多好东西,国外很多公益慈善都推崇中国的传统美德。为什么我们自己反而要放弃?”谈方如是说。

谨慎求证,但求好人不孤单

即便有专业的流程和团队,好人网的运作仍然面临风险

搀扶基金帮助的第一个人,叫陈晓敏,她是广州的一位大学老师。

今年4月23日,广州市正佳广场内,陈晓敏看到一个1岁左右的小孩脸朝下摔倒在地上,赶紧上前将其抱起。没想到,小孩的父母一口咬定是陈晓敏撞倒了自己的孩子。“他们根本不听我说,只是一个劲儿地骂我,后来还动了手,大庭广众之下,对我拳打脚踢。”陈晓敏说,后来她拨打了110报警,并对这对夫妇提起了民事诉讼。

“好人网找到我,帮我支付了医药费,还请律师帮我打官司。对我来说,钱并不是最重要的,获得赔偿后,我也会把钱全部捐出去,但是这件事对我的精神伤害太大了。”陈晓敏现在还在等待最终的审判结果,提起自己的遭遇,她已经比较平静,“我一开始只关注自己的委屈,但是搀扶基金会对我进行了心理疏导以后,我发现,我有责任用自己的经历引起更多的人对这种事情的关注,不然这个社会将越来越冷漠。在面对不公正的判决时,有一个团体帮助你,而不至于孤军奋战。”

如何甄别好人被冤枉,好人网有自己明确的流程:调查取证、律师介入、共商如何使用基金。

首先是调查取证。通过搜集相关网上资料和媒体报道,形成初步概念;然后亲自探访,对对方的身份证、银行账户、医疗费票据、所在单位证明等证据做甄别;之后与对方交流,现在基本是谈方亲自访问。“中国好人网志愿者团队还有很多拥有不同专长的优秀志愿者,今后等志愿者们越来越多、能力越来越强,调查取证的工作便可以让他们来完成,我就不用每单都跑。”谈方说。

做完调查取证之后,好人网的60多位公益律师便接手工作。一单案件一般同时有3—5名律师和法律专家参与,对案件真伪、法律依据、是否相助等问题发表意见。选择哪种方式帮助,要根据公众以及对象能够承受的方式,“这是很微妙的,比如说我们给彭宇现金,是用‘奖励’的名义,因为法院已经判决,我们就要用与法律判决无关的方式。用奖励搀扶行为的名义,既不跟司法判决相冲突,也让老百姓容易接受并得到鼓舞”。此外在有需要的时候,律师还要为当事人打官司,争取合法权益。

律师团判定之后,财务基金管理小组才会开始工作。

即使有明晰的程序,即使有律师团做智囊团,救助好人也难免要冒险。好人网救助的湖南见义勇为农民英雄刘桂华,甚至一度让整个网站面临“毙命”的风险。

2006年10月3日,刘桂华遭遇严重车祸,在自己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他一口气救了12个人。之后刘桂华伤痛缠身,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头疼,每晚都要打5到6次封闭针,还要吃很多止痛药片。当时在政府的帮助下,湖南最好的医院专家参加会诊治疗也没有治愈。因为伤痛难忍,刘桂华数度自杀。

好人网救助他的时候,也面临很大风险。当时有人建议谈方不要相助,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因为一旦失败,轻则有损于谈方个人的名声,重则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至少是民事责任,刚刚创办不久的好人网也可能因为这一单事情就毁了。

也许是天佑好人,最后,2位民间医生真的治好了刘桂华。现在,刘桂华已经不用打封闭针、吃止痛药。“他跟我说,没有你谈教授,我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现在如果还寻死,就是对不起谈教授。”谈方说,“我说你自杀对不起别人是对的,但是不是我一个人,你是对不起好人网的几百个志愿者和社会上那么多帮助你的人。你不仅要活下去,而且还要活得更好,要让大家看到好人是有好报的。”

刘桂华事件在湖南产生很大反响,短短几个月内,几百名湖南人在好人网报名成为志愿者。

打破潜规则 与政府合作

好人网将采用全透明的捐款跟踪信息平台

记者曾采访多个NGO,发现他们大多数和政府部门“老死不相往来”。但是在好人网,这个“潜规则”被打破了。

谈方从1986年至今一直担任党史教师,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好人网从建立之初,便与政府部门建立起相互尊重、相互帮助的合作氛围,“做慈善把政府部门也邀请进来一起,往往事半功倍。好人网、搀扶基金,都找到了和民众、媒体、国家关注点高度一致的角度”。

温州设计西装

内江订制工服

武穴定做职业装

兴化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