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军荼明妃第46章白莲谷底明妃人生谷底欲带皇冠必先承受它的重量

发布时间:2021-01-21 05:19:19 阅读: 来源:原汁机厂家

第46章白莲谷底

「呵呵,不管一会儿进来的是谁,我都应付不了了。」我冷笑着缩起身子退

到墙角,心仿佛死掉了一样,甚至对我射精之后自己身体上发生的巨大变化也视

若无睹:我的乳房开始变得跟失败的隆胸手术的产物一样毫无弹性,就想两块沉

甸甸的石头,原本鲜嫩如雪山红梅的娇嫩乳头也变得黝黑,萎缩得跟之前男人一

样的大小。这一对乳房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泰国的人妖,连我自己看了都有些作

呕。尽管平躺在床上,我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屁股上的脂肪在飞速的消失,浑

圆柔软的屁股渐渐显出肌肉感,失去了女人该有的形状。低头看去,我的肉棒也

渐渐由莹白变得有些黝黑,本来无毛的下体也开始有硬硬的毛茬钻出皮肤。

这一切都没有让我再生出任何哀痛,仿佛那个在床上颠倒众生翻云覆雨,在

男人身上获得无限快感,榨取一波又一波浓浓精液的军荼明妃只是我的一个梦,

现在这个梦即将醒来,我似乎应该接受这现实。

「荷荷,」小洁邪恶的笑着,露出嘴里尖利的獠牙:「你当然应付不了,你

这幅样子,哪还有男人愿意操你?」

「彼此彼此,」我冷冷的回敬道,声音也像极了网上看到的那些人妖:「你

这幅样子,恐怕男人见了也硬不起来……哎哟……」我还没说完,双足就传来钻

心的疼痛,我低头看去,只见我的双脚的关节和足趾正在快速的变粗,皮肤也变

得暗黄,时不时的发出「咯咯」的响声,那双可以媲美世间所有名器的脚,也已

经消失了。

「哈哈哈哈……」小洁见了我的囧相大笑起来:「你变了,而且我猜你变不

回去了。」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若有所思的说:「但是我猜我跟你是不一样的,

我变得回去,而且会让全村的男人都忘了你,只要我能找到男人,让他射给我,

是不是?」

尽管对小洁的天分已经了然,但是听到这句话之后我还是心里一惊:这个女

孩的悟性已经不能用常理推度,她的聪颖让我暂时放下了恩怨,竟然有了一些爱

才之心,于是开口问道:「哦?为什么射给你就行?」

「跟你说了也没事,正好看看我猜的对不对。」小洁傲然道:「你射给我之

后,身子变化这么大,那说明你射给我的东西里有维持你女人样貌的东西,现在

这东西在我身体里了,才把我弄成这个样子。」

「那为什么要男人?」

「这东西在我身体里,弄得这里冰冰凉凉的,越来越冷,难受的很。」小洁

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以前男人射给我的时候,这里都是暖暖的,所以我猜,只

要用男人的东西暖一暖的话,我就有变回去的可能。」

我不禁瞠目结舌:男女阴阳调和的道理,本是世上各派双修理论的根源,对

于接受过一些科学教育的人来说,这个朴素的理论其实不难理解。可是,这个山

村里的姑娘没有读过一天书,只凭自己的感觉和细腻的观察,就能自行推导出阴

阳和合的理念,这与创立双修的先人们有何区别?

「那如果你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接下来会做什么?」我几乎有些循循善诱,

尝试着把她引导向正途。

「我不一样了,我知道。我要让全村的人都只跟我上床!」

「你知不知道……」我正说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串轻快的脚步声,一听就

知道是一个元气十足的青年男子。随之而来的是带着一股急色的爽朗男声:「张

老师张老师,你在家吧?」

「冤孽!」我心里念到:「天啊,怎么会是他!」

旁边浑身青紫的小洁听了不由得喜笑颜开,从床上一跃而起笑道:「果然还

是弟弟最好!」

来的正是小伟。

门外的话音未落,小伟已经窜进了我的房间。我一看他手里拿的东西,原本

紧张的气氛居然有些松动,只见小伟手里攥的,赫然是一个电动的假阳具,小伟

顽皮打开了开关,那龟头还在一圈圈的急转。

「胡闹!」我又好气又好笑,但也不忘压低了声音尽量不让他听出我的男声:

「从哪儿弄的这东西!」

「我爸在外面换的,」小伟得意之下并没有认真观察我的身体,自顾自说道:

「听外面的人说,这东西能让女人爽快到死,这不是就来给老师试试!」

「我可不要,谁知道有没有人用过,脏死……」

我的话还没说完,小伟忽然一声大叫,显然是终于看到了床头站着的妖化的

小洁,吓得退了两步,颤声道:「你你你……是什么怪物?」

「弟,是我啊!」小洁上前一步,努力露出温柔的笑容。

「你他娘的别过来!谁是你弟?」小伟吓得魂飞魄散,举着假阳具当做武器,

朝小洁挥舞着。

「啪!」小洁用我几乎看不清的速度打了小伟一个耳光,又瞬间劈手夺过假

阳具,恨恨的道:「连我你都不认识!我是你姐!整天就知道张老师张老师!」

说着目光一凛,手上青气乍现,那假阳具发出咯咯两声响,原本转动不止的

龟头居然停了下来,细看之下,那硅胶材质的棒身上竟然渐渐显出裂纹,接着一

声脆响,那棒子散成了无数碎块,撒了一地。

「好邪门的寒气!」我大惊失色,忙对小伟喊道:「快跑!」

小伟闻言转身窜向门口,一只脚还没迈出门槛,就见小洁鬼魅般的闪现在他

身前,只是轻轻一推就把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推上了床,然后飞身骑在小伟身

上,素手一把扯掉小伟的裤子,恶狠狠的道:「傻子!你就只信这个女人的是不

是!?」顿了一顿,又邪笑道:「她啊……现在算不算女人都很难说呢……哪像

姐姐我,下面可是纯的骚逼哦……」说着伸手在自己的阴部一撩,得意的浪叫起

来。

如此近距离的肌肤相接,让小伟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个「怪物」的样子,竟然

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失声道:「姐!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话怎么这么多!」小洁一把抓住弟弟的鸡巴不由分说的撸动起来:「快点

儿,射给姐姐一次,不然就一直是这个鬼样子了!」

「可是姐,」小伟哭丧着脸,下面软趴趴的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你这样我

看着根本就……」

「除了颜色变了,姐不还是跟以前一样么?你今天早上还操了姐姐一次呢!」

「何止是颜色……你……」小伟把头转向身边半躺着的我:「要不我看着张

老师……」

「啪!」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小伟的脸上,小洁的脸越发狰狞:「不许看她!

不男不女的,有什么看头!」马上又软语央求:「好弟弟,姐姐小肚子凉死

了,再不射给姐姐,姐姐就死定了。」

姐弟情深,小伟一听到姐姐命悬一线,脸上立刻有了认真的表情,无奈下面

硬不起来,又不敢扭头用我的裸体以助淫兴,于是索性闭上了眼睛,想必是幻想

着跟我或者姐姐之前做爱的场面,手上一刻不停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不多久下

面果然硬了起来,标志性的硕大龟头倒也胀得有模有样。

小洁见弟弟重振雄风自然大喜过望,急切切地飞身「上马」,单手抓住小伟

的肉棒狠狠向下一坐,小伟一杆入洞还来不及喊出一个「爽」字,便突然瞪大眼

睛嚎叫了一声,惨然道:「姐!你下面……好凉啊!冻坏我了!」

我听了心里暗自惊叹妈妈身上这「天仙销魂」的威力,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

里改变一个普通人的身体到这个程度!从小伟的反应来看,这功体显然走的是至

阴的路子,所以能在体内形成了阴寒之气,女子属阴,所以修习这个功法想必事

半功倍。但以我和妈妈交合的经历来看,妈妈的穴里极尽柔软温暖,毫无一丝阴

寒之气,可见自有转寒为暖的法门,又想到我自己得了这天仙之气以来,也没有

哪个男人抱怨过我体内冰冷难忍,想必是天赋异禀可以承载这奇异的功体之故了。

想到这里,我难得的找回了一点儿面子,于是冷笑道:「小伟你得小心了,

别让你姐把你的鸡鸡给冻掉了才好。」

「住嘴!不男不女的家伙!」我的嘲笑显然刺痛了小洁,她却不敢从弟弟身

上下来为难我,生怕弟弟的肉棒再次萎靡,只好扭过头恶狠狠的向我亮出獠牙充

作反击。

「呵呵,你也好不了多少吧?活像个恶鬼。」我反唇相讥,同时也惊讶于自

己的得理不饶人,这显然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心态,看来不管我的身体如何变化,

我的内心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人。

小洁怒不可遏,对我暂时无计可施,又怕真的冻伤了弟弟,起伏的动作自然

的停了下来。哪知道少了上下的摩擦,小伟感受到的冰冷更甚,竟被冻得龇牙咧

嘴哀嚎不止。我看了倒有些于心不忍,心里也开始思索解决之道,突然之间福至

心灵,低声对小洁道:「心属火,你试试靠心火暖你的子宫!」

「什么是心火?我不懂!」小洁急切之情溢于言表。

我惊醒这运功的法门她无法理解,于是换了个通俗的说法:「你试着把爱弟

弟的心思拿出来,你们做爱的时候你有多爱他的鸡巴?是不是?想一想把自己的

全部都献给弟弟,让弟弟充满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

自从得了明妃之体修炼至今,我对密宗所谓推动体内诸轮的原理的领悟日渐

加深。一切法门的关键,不外乎「存想」二字,简单的存想诸轮所在的位置,以

及它们的运转,熟练之后可以实现气血的搬运控制。而存想之法练到一定高度之

后,则可以通过情绪的调动直接作用在诸轮之上,这种由情入脉的法门说简单也

简单,但自由运使则是床上高手和庸人的分水岭,熟练之后神通自然随之而来。

虽然道家与密宗的床笫功夫大相径庭,但我猜想根源的道理想必相差无几,

何况情急之下为了救小伟,也只好冒险尝试。

小洁得了我的指点似乎心有所悟,呆呆的望着天空,脸上渐渐显现出柔和的

甜笑,扶着小伟的肩膀,屁股再次上下起伏起来,可是动作却不再像之前那么激

烈和急切,从腰肢到玉臀都显得柔软了许多。不出我所料,这孩子的天生悟性确

实是百年难见的,她很快就明白了我短短几句话里的含义,调动起了自己对于弟

弟的爱欲,用情绪引动心火化解下身的冰冷之气。

果然,小洁动了没几下,本来被冻得惨叫的小伟就恢复了享受的表情,阴囊

再次收紧,呼吸也渐渐变粗:「姐,你的里面,嗯,好多了……」

「是不是?暖和了一点了是不是?舒服么?弟?」小洁浪叫道。

「嗯,好暖和,姐,你变紧了……」

「那快点儿……射给姐。」小洁再次急躁起来。

「啊!又凉了!」小伟突然又龇牙咧嘴的叫起来。

小洁见状忙收敛心神,娇滴滴的叫道:「好弟弟……是姐姐太急了,咱们慢

慢来……」

果然小伟的表情再次缓和起来,下身也开始主动的向姐姐身体里挺动。小洁

毕竟年轻,心性不定,穴内承受抽插,天然的反应再次占据主动,下体的寒气受

到小伟阳气的引动再次活跃起来,冰冷的寒气重新围绕在肉棒的周围,在听到弟

弟的惨叫之后又不得不引动情欲化解寒气……

如此反复几次冰冷和温暖的交替,恰恰合了传说中东莞会所里的所谓「冰火

九重天」的味道。只是妓女在做冰火九重天的服务的时候难免要让冰水和温水交

替入口,因此嫖客的肉棒难免要时不时的脱离肉棒,而此时此刻小洁的嫩穴须臾

都没有离开小伟的鸡巴,冰火两气在她体内自由切换,加上小伟血气方刚,与常

玩女人的嫖客不能比,哪里承受得了这么「高端」的服务?没多时突然双目圆睁,

爽利得大叫一声:「姐……姐姐!我不行啦,来了来了!」

小伟话音未落,下身一阵抽搐,接着一下一下的颤动起来,小洁美得双目翻

白,紧实的小腹也随着弟弟的每一次颤动收缩着,我仿佛能看见她的玉宫在贪婪

的吸收着小伟的精华,涓滴不剩……

很快,从小洁的下身开始,那吓人的蓝紫色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像初生

的婴儿一般无二的娇嫩肤色,吹弹得破。小伟的精液仿佛一枚火种,在不断融化

着小洁体内的坚冰。我眼看着那蓝紫色渐渐从小洁的下体退守到了她乳房的下沿,

再难寸进,心知有异,正要开口警示,只见小洁翻白的美目由白转黑,一眼瞥见

自己胸部泾渭分明的颜色,女孩子对外表的虚荣心立刻占据了上风,她猛地仰起

头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紧紧钳制着弟弟肉棒的下体狠狠一缩!她下面的小伟才

来得及凄厉地喊出半声:「姐……」就突然全身变成惨白的颜色,紧接着每一寸

皮肤都收缩起来,变得犹如木乃伊一样的干枯!

我的任何提醒此时此刻都变得无济于事,经验告诉我,小伟全身的气血都已

经被姐姐完全吸进了她的身体,就算此时小洁知晓收敛功法的法门,都已经回天

无力了。更何况,此时的小洁已经完全陷入了新鲜血液入体的高潮,无意识的高

声浪叫着,声音越发甜腻动人,而盘踞在她胸部以上的蓝紫颜色也飞速的褪去,

在我眼前展露出来的是一对乳酪般的美乳,虽然并不算丰满,但盈盈一握之间更

显娇嫩,再加上乳尖的颜色鲜红如血却敷着一层莹白的糖霜般的颜色,显得无比

可口。再看脸上,恶鬼般的气质已经消散殆尽,獠牙也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仙

姬一般的眉眼,尤其在双眼上多了淡淡的一抹血红色的眼影,给这张美艳的脸上

添了一股邪魅的气息。

小洁在忘情的浪叫中双手抚上自己的乳房,浑身奋力的一抖,显然是高潮来

临!我的鼻端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檀香,仔细辨别才发现小洁和小伟交接的部分

有淡绿色的液体溢了出来,瞬间满室皆香!

「这孩子……在借着高潮排出中和不掉的天仙销魂之力吗?」我心里疑惑之

间,却见那淡绿色的液体突然散出白气,赫然从小伟的阴囊开始飞快的布满了他

的全身,整个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

「啊!好舒服!」小洁娇滴滴的叫道,借着下体狠狠的向下一坐!冰封的小

伟哪里承受得住如此重击,一阵仿佛玻璃碎裂的脆响在他的浑身上下响起,接着

小伟的身形散裂,瞬间变为齑粉!

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虽然自从我习得明妃的功法之后,在交合之

中取人性命的经历并不少,更不用说见过妈妈和弟弟杀掉张局长和Jacky的

惨状,本以为对床上功夫杀人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了,可是眼前这干脆利落尸骨

无存的死法确实超出了我的认知范畴,那一瞬间,我深深的感到的除了天仙销魂

杀人的惨烈,更有对世间功法无穷尽的震撼。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小洁才从高潮的癫狂中恢复过来,她颤巍巍的站起身,

一双玉腿分开之际,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她的玉门中缓缓流淌到她的脚上,我知道

那并不是她自己的血,恐怕是小伟留在她肉穴里的肉棒被冻得稀碎,血肉不分的

被挤出了体外。

下身血液的流淌让小洁的目光聚集在了她身下的床上,大蓬的血红色掺杂着

细碎无比的白骨的骇人场面并没有让她失去判断力,只是过了几秒,凄厉的嚎叫

从我的房间里传出,响彻了整个村子!

「啪!」我的脸瞬间肿得老高,几乎半张嘴里的牙齿都被打的松动。小洁一

把扯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厉声道:「是你!都是你害的!」

「……」我默然以对,只用肿了的眼睛冷冷的看着她被仇恨扭曲的粉脸。

「我杀了你!给我弟弟报仇!」小洁的右手并指成剑,尖利的指甲抵住了我

的喉咙。

我咽了口唾沫,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喉结和她指甲的摩擦,一时间心灰

意冷,低声道:「小洁,虽然你弟弟的死可以说与我无关……可是,你如果杀了

我,我谢谢你。」

「你还嘴硬!那我成全你……」小洁的指甲伸出,刺破了我的颈间的皮肤,

却猛地停下,我睁开眼睛,顺着她的目光向窗外看去,只见门口已经聚集了二三

十个村民,脸上都是一副惊异的表情,显然是被小洁的哭喊引来的。

看到窗外的村民,小洁的杀招撤下,美目一眨,忽然笑了起来:「张老师,

你害死我弟弟,杀了你简直太便宜了你,我想到了一个让你这种人生不如死的办

法,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不祥的预感掠过心头,我正要说话,却见小洁玉臂轻舒,绕过我的腋下,粗

暴的抓住我的一侧乳房,调笑道:「好硬!真不知道他们以前怎么就这么爱你!」

紧接着她轻巧巧的把我夹在她的腋下,一步步的走出了房门,每一步走动都

让自己的乳房拍打在我的脸颊上,柔腻的触感加上带着檀香味的诱人奶香让我本

来已经萎靡不振的下体猛然翘立起来!

「哈!」小洁戏谑的冷笑着,拎着我慢慢走向越聚越多的人群。

两个赤裸的肉体缓缓靠近,这香艳的场面任何人都无法抵御,更何况是这群

把性交当做日常社交的村民了。

「快看快看,真是张老师!」尽管我努力把头埋得很低,但还是很快就有人

认出了我:「不对,好像哪儿不对头呢……」男性村民们个个都跟我有过床笫之

欢,在我的体征上多多少少发现了一些异常。

「哎?什么东西这么好闻?」有村民很快被小洁的体香吸引:「这女的是谁?」

「是老岳家的姑娘吧?」有人认出了小洁:「我前几天去他家操过,可是好

像没这么好看啊……」

「呵呵……」小洁抬起玉手掩口而笑:「六叔,就是我呀,怎么,认不出了

么?」

「真是小洁啊?认不出认不出……」

「六叔,怎么,拔了鸡巴才几天就不认识了?」小洁一阵浪笑引得在场所有

男人的下身都起立致意:「六叔你评一评,是我好看,还是张老师好看?」说着

伸手捏住我的下巴狠狠的抬了起来。

「小孩子没个深浅!当然是张老师……」六叔说了一半突然停下,一副目瞪

口呆的样子。

「哈哈哈……话不要说的太早!」小洁示威似的夹着我转了个身,像是在展

示自己香气馥郁的新的身体,更像是在展示我如今的丑陋:「这就是你们天天想

着的张老师,仔细看看!」

人群中依次发出了阵阵不可思议的惊呼,不只是惊叹小洁的美还是惊讶于我

的今非昔比,或者更可能的是二者皆有。在我的衬托下,小洁的身体散发着不属

于这个尘世的美艳和娇嫩,让在场所有的男人欲火中烧,当场就有几个人脱下了

裤子冲到了近前,又因为想要抢个先后打了起来。

小洁得意的看着他们的争斗,笑吟吟的低头对我说:「你看见没有,男人就

是这样的东西,他们只对最美的女人感兴趣,至于那些丑女人,他们理都不会理,

更不要说……你这种不男不女的东西!」

「你!」我怒目而视,明妃的身份支撑着我最后的一点儿自尊。

「还不服是不是?」小洁似乎早就猜得到我的抗争:「那就让你彻底死心!」

说着抬头扬声道:「别打了!你们不是想要我么?个个都有份儿!」男人们

大喜过望,纷纷宽衣解带正准备扑上来的时候,小洁眼神一凛又道:「急什么!?

不是在这里!村北白莲谷!我在那里等你们!全村男人一个不许少!」说完右脚

纤美的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夹着我轻飘飘的向北飞去。

白莲谷在这个村子的北边,是一个三面雪山环抱的深谷,只有从村子里通向

水边的路甚为平坦好走。谷里的水深不见底,常年冰寒彻骨,盛产一种极为肥美

的白鱼,所以村里人时常进谷打上几尾打打牙祭。除此之外倒也算得上人迹罕至,

因为村里人对这外人看来的美景早已习以为常,极少有人为了观赏白莲谷的「美

景」前去。我倒是曾经跟着几个孩子去过那里,在碧蓝的湖水边幕天席地的野战

一场算得上一件美事。云雨收歇之间,我也观赏过周遭的景色,却总是对「白莲

谷」这个名字甚为不解,因为仔细看过周围的所有山势地貌,也没有猜出这个名

字到底是从何而来,问了身边的孩子,也没人能答得上来,只说这里自古以来就

叫这个名字,所以也没有追究太深。

小洁的天仙之体不惟身形婀娜,运使轻功之际简直仿佛吉光片羽,不多时就

飘飘然落足在白莲谷的水边,把我随手扔在地上,伸手掬起池水在自己身上一通

乱泼乱洗,恨恨的说道:「你脏死了,汗都是臭的!」

我无颜反驳,的确,自从被小洁吸走了最后一点天仙销魂真气,我的身体再

没有任何护持,一切男人的性征都变本加厉的显现,引以为豪的苏合香液是最早

消失殆尽的,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臭汗,那味道连我自己都觉得刺鼻,可以说我

之前的体香如何勾魂夺魄,现在的体臭就如何拒人千里,毫不夸张。

「张老师,你猜你这幅样子,还有几个男人愿意跟你上床?」小洁笑吟吟的

走到我的跟前说道:「你害死我弟弟,今天我杀了你简直是太便宜了你,我让你

生不如死!」

「开什么玩笑?」我怒极反笑:「你弟弟明明是你自己……」

「啪!」又一个耳光打来,将我的另外半边脸打得肿胀不堪。

「要不是我跟你做……」小洁话说了一半忽觉不对,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恼

羞成怒:「你狡辩也没有用!一会儿看我这么羞辱你!」她的足底幼嫩无比香气

馥郁,踩踏之时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这一双裸足包裹住龟头揉搓的触感,我的鸡巴

居然开始不争气的昂起头来。

「荷荷……」小洁浪笑着收回脚:「怎么,张老师也想要我是不是?那就等

全村的男人都跟我做完,你就着他们的精液进来呗,说不定更润滑呢……」

说话之间,身后呼呼啦啦的聚集起了一大群人,我抬眼望去,果然全村的男

人都到了,连初生的男婴都被女人们抱了过来,当然并不是为了让男婴跟小洁做

爱,盖因村民对性爱抱有的膜拜心态,认为孩子越早见识男欢女爱越好,倒比现

代最先进的性教育观念更加超前。

「哟……怎么还都穿着衣服?」小洁全身一丝不挂,俏立于湖水边,身后碧

蓝的湖水与远处的雪山蓝天融为一体,更衬得她出尘脱俗,却又无比撩人。

只听一阵窸窣的脱衣声之后,所有肉棒能勃起的男人全都脱光了衣服,下体

一片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肉欲」的气息瞬间掩盖了湖光山色,震撼着每一个

人的心。

我不知道现场到底有多少男人,只是模糊的记得这个村子好像有五六百人的

样子,也就是说,粗略的计算之下,小洁今天要面对的,是不下三百人的抽插!

当下就有几个男人忍耐不住冲到了小洁跟前,却被她抬手制止:「慢着!」

「好姑娘,就别折磨我们了,好不好?」赤裸的男人们哀求着。

「别急呀……再说这边又不止我一个女人……」小洁故意将目光飘向倒在湖

边的我:「喏,不是还有你们最喜欢的张老师么?」

「张老师要上,你更要上!」男人们无暇对我多看一眼,含混着就要对小洁

动手动脚。

「那我可不愿意!」小洁厉声说道,接着一只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慢慢揉搓,

另一只手挑起自己的阴蒂,浪声道:「今天在这里,我的全身都是你们所有人的,

你们可以随意玩弄……嗯啊……不过,我有一个规矩。」

「你快说快说!」定力不够的两个男人伸手开始撸动自己的肉棒,有一个不

留神居然射了出来。

「我的条件就是,谁想操我,必须先操这边的张老师,如果你操了她,就可

以来操我!」小洁退到我的身后,环视着男人们:「不过,你们如果对张老师没

胃口,想要直接操我的话,就必须在她身上吐一口唾沫,再撒一泡尿,骂一句张

楠你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然后,你就可以来操我了!」

小洁的一番话让我浑身冰凉:这是何等歹毒的用心,才能想得到如此决绝的

凌辱之法?她心性变化这么大,到底是邪功扰乱了心智,还是早就对我种下了恨

意的种子?联想到之前在教室里她对我的言辞,我心里不得不相信可能的原因是

后者了。她这明摆着是要彻底摧毁我的所有自尊,而此时此刻,我只能祈祷这些

村民们念及跟我之前的颠鸾倒凤,多少能对我心有怜悯了。

「可是怜悯又怎样?」我突然自己问自己道:「怜悯了,他们就能假意的插

我几下么?张楠啊张楠,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在心底乞求男人恩泽的人了?」

此时此刻,我侧躺面对着所有男人,从远处看,我依然长发披肩,一双乳房

倒也算高耸入云,男人们没有近距离观察,听了小洁的条件之后自然兴奋不已,

跟我盘肠大战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一次想必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当下就有两个男

人冲到了我的面前。

我抬头看去,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跟我的「老公」一起种地的两个人,之

前在地头他们已经发现了我身上的一些异变,但并没有抓到重点。两人晃悠着粗

长的肉棒走到我跟前,其中一个人忽然捂住了鼻子,怒推了另一个一把:「日你

娘,还没开干就出这么多汗!」另一个楞了一下反骂道:「操,明明是你身上臭

得很!」两人都停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那浓烈的男臭味居然源自我的身上!于

是蹲下仔细嗅了嗅,同时捂住口鼻道:「张老师!你咋臭成这个样子?」

我无言以对,把头深深的埋进自己的胳膊,只有低声哀求道:「求求你们…

…给我一次……」

两个男人受过我的「恩惠」不少,多少有了些「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意思,

见我哀求心中都有些不忍,于是其中一个开导道:「有点儿汗味怕啥,操着舒服

就行!你快点!」

「不不,你快点,快!」另一个男人推辞:「我喜欢先摸摸奶子!」说着伸

手就按住了我的一侧乳房,刚捏了两下,便惊叫道:「操!张老师的奶子咋个变

成石头了?」

他说的并不夸张,此刻我的乳房只是徒有其型,里面像是塞满了劣质的硅胶

体,摸上去就真的像两块石头。乳头缩得比普通男人还小一圈,乳晕也变成了几

乎纯黑的颜色,那一对曾经让我无比骄傲的乳房,此时已经变成了最最廉价的人

妖的样子。

另一个男人情急之下把我翻过来,仔细的端详着我的脸,猛然大叫道:「这

他妈不是张老师!这是哪个男人假扮的!?」

「你等我看看,」他的同伴也仔细看着我的脸:「眼睛倒是有点儿像张老师

……」

「嗯……你们到底来不来呀……?」小洁娇滴滴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两

人抬头,一只嫩脚向他们伸了过来,带着馥郁的檀香。

两人一把将我扔在地上,起身就要冲向小洁,小洁妙目一瞪:「忘了我的条

件么?」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竟没有一丝犹豫,「呸呸」两口唾沫不偏不倚的落在

我的脸上,接着两股骚臭的尿液从天而降糊住了我的头脸!

「啊……」我努力的呼吸着,还来不及吐出嘴里的尿液,就见两个男人一前

一后的按住了小洁,一人的鸡巴在她的嘴边一闪而没,另一个鸡巴则早已经插入

了小洁的嫩穴!三个人同时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小洁百忙之中吐出前面的鸡巴,笑道:「人家后面还有一个洞呢,要来的话

就快点儿哦……」

果然一个男人握着鸡巴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骂道:「你们两个也真他妈的

是穷讲究,放着张老师的屁眼不先操一顿再说,什么长相味道……老子就不在乎!」

说着走过来把我翻过去按在地上,也不分生熟,鸡巴一下操进我的屁眼!

我嘶声大喊,心里不知为何居然有些感动,可是那男人动了没几下,突然骂

道:「我操!这是啥?」接着肉棒离体,我一阵空虚,扭头望去,只见男人跳进

湖里,猛力洗着自己的下体,嘴里骂道:「娘的,真他妈脏,太扫兴了!」仔细

看去,他的鸡巴上竟沾满了黄白之物!

我羞愤得几乎想要咬舌自尽,自己的身体毫无意外的正在朝着一个普通男人

的方向飞速退去,此时此刻我在这些男人心里,恐怕连村里最丑的女人还不如,

至少,那还是个女人……

第三个男人洗干净下体兴冲冲的朝小洁跑去,只走了一步就猛然顿悟,转过

身恶狠狠的一口吐在我的身上,接着一股尿撒在我的下体,我还来不及反应,小

洁就发出又一声浪叫,她的玉门瞬间被第三个男人洞穿!

古剑奇侠安卓版

QQ游戏fiash下载

灵剑仙缘手游

相关阅读